首页>新闻与媒体>新闻内容

[新华网专访] 陈启宇: 创新是复星医药最重要的社会责任

2016年11月25日



主持人孙蕾

大家好,这里是第二届中国(上海)上市公司企业社会责任峰会系列活动,上海上市公司全媒体大型访谈的第二场访谈。 今天很荣幸邀请到上海复星医药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启宇先生做客新华网。我是新华网主持人孙蕾,这位是我的同事梁鸿儒,我们将与陈启宇董事长就企业社会责任等问题进行互动访谈。


陈董事长,您好!先请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复星医药的情况。


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

您好!复星医药,成立于1994年,我们于1998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。当时,是上海第一家民营上市企业,也是医药行业的第一家民营上市企业。所以,复星医药得益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和支持。2012年,我们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,现在我们是一家A+H两地上市的医药企业。


在医药产业,我们有着自身的特色,我们是医药大健康产业链布局,在制药的研发、制造、销售,包括医疗器械、医疗服务及药品分销、零售,这些产业链上都有自己的核心业务和主要的投资。我们也是主要聚焦于中国市场,同时,当前业务布局也注重国际化、全球化,我们的研发在上海、重庆、台北、旧金山都有全球布局。


主持人孙蕾

复星医药在这个行业也是一个标杆性的行业,您觉得复星医药的成功靠什么?


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

很难说我们已经成为了一个标杆性企业,我们还是在不断成长当中。企业特别是在上市之后,从1998年到现在有18年了,企业取得了比较大的发展。有几个要素:


第一,我们还是比较注重人才和团队建设。这是一家持续成长企业的核心要素,特别是处在快速增长、持续发展的中国市场当中,机会比较多,你怎么把握机遇,怎么带领团队成长、发展?人才团队方面的建设非常重要。一直要让企业形成持续的创新精神,我们在不同的发展阶段,还要为下一阶段制定更高的目标,鼓励大家,用一种创业的精神和心态发展企业。


第二,我们有一个比较长期而持续的、不断优化的发展战略。我们从1998年上市之后,复星医药一直沿着这样的产业链建设路径发展。从上市前以诊断试剂为主要业务,上市之后制药产业、医疗器械、药品分销零售到医疗服务,这样的产业链需要长时间打造。目前这样的战略打造,在全球的产业当中也有独特性。欧美企业比较讲究专注、集中,但是中国的市场、中国的格局和中国当前的市场,也给我们一种全产业链布局的机会,你要把握坚持,确实要付出更多、坚持更久。一个细分领域做好已经很有挑战了,我们需要在多个业务领域建立竞争优势,这对我们来说也是长期战略的积累。这个长期战略积累的好处,是今天我们整个产业链资源很丰富,对行业未来的发展走势、对于政策的判断、对于最终用户的综合解决方案的提供,给我们带来很大的优势,也带来产业之间、细分行业之间的协同效应。这些,都会在未来逐步释放出来。




第三,企业始终坚持创新。作为行业的新进入者,必须通过创新方式、持续创新,以做到“后来者居上”,或者保持领先地位。最近这些年,比如在制药行业的药物研发创新投入方面,我们也是连续多年处在行业的前列,不断加大研发投入。“十二五”期间,我们在制药板块的研发投入也超过了20亿人民币;在“十三五”期间,也将继续加大创新研发投入。创新当中,我们打破国界的边界,把我们的研发布局,创新源头、起点设在美国,在旧金山、圣地亚哥,国内打造与之匹配的格局。最近在单抗创新药的研发上,在台湾设立创新实验室,加快创新产品的临床试验进度。在创新的投入上,是我们一直坚持的。包括对创新团队和人才的尊重、重视,这也是很重要的。


第四,作为一家上市企业,我们还是坚持积极参与市场竞争当中,严格把控企业运营,降低成本,提升企业经营绩效。这样也使我们更有信心参与到不同业务的竞争当中。


新华网梁鸿儒

请您介绍一下复星医药创新方面的最新动态。


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

单纯从技术的角度创新,最近我们聚焦两个热点。一是精准医疗。从全球解决健康、解决重大疾病的治疗问题,特别是在肿瘤,包括罕见病的治疗方面,现在用精准医疗,也就是基于人类基因组计划。到现在,我们对于基因的认知、对于疾病的发生和基因的关联、对于疾病治疗和基因关联之间的探索研究越来越深入。从诊断到药品,到治疗方案等等技术趋于成熟。特别是在肿瘤领域,进入到越来越个性化、越来越精准的诊断、治疗。诊断的过程、用药的过程、生物治疗、细胞治疗整个方案的设计,都会使过去一些治愈率不高的恶性疾病,在未来精准医疗下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案。我们当前的创新研发资源,更多布局在精准医疗大局下,围绕肿瘤为核心的治疗。


二是人工智能和未来医疗机器人的方向上。通过一段时间IT技术的发展、互联网的发展、大数据的发展,以及近几年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能力的发展,特别是在美国,已经开始了人工智能医疗领域的探索。IBM的智能机器人已经在美国多个岗位上岗,成为辅助医生。通过人工智能深度学习,使这个市场上最稀缺的、复杂的、优秀的医生的能力,可以在具备学习能力的机器上得到积累和持续地发展。


以往人类在医疗技术的掌握上,靠人学习,一个医生从进入医学院到临床实践,从小医生到大医生,到经验丰富的顶级医生,经过多年的经验积累,他老了,下一批的医生要重新学习。而在人工智能的情况下,这样的格局会得到改变。未来在医疗资源的供应上,会借助与人工智能大数据,解决稀缺医疗资源的供应问题。相信不久的将来,大家看病都能够得到非常优秀的、顶级医生的资源,这要靠人工智能解决。这个领域,我们也在积极地关注。


新华网梁鸿儒

复星医药在创新医药方面有什么最新的动态?


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

我们最近有生物仿制药方面的最新动态,这方面其实药物创新不亚于创新药。这也是中国当前临床医生和病人急需的。像乳腺癌,有一个单克隆抗体的药物赫赛丁,对HER2阳性的病人很重要,但几十万元的治疗费用,很多病人负担不起。我们研发的药物,未来上市之后可以成为新的供应解决方案,有望大幅缓解患者的负担。复星医药子公司复宏汉霖的创新型生物改良型单抗HLX07已获中国大陆、中国台湾、美国三地临床审批;另一项适用于乳腺癌治疗的生物类似药HER2人源化单克隆抗体也已完成I期临床研究,将于近期正式启动III期临床试验。

主持人孙蕾

在您看来,企业在市场竞争当中是占有主导地位吗?如何获得话语权?


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

现在在仿制类别,无论是药品还是医疗器械,中国企业这方面占据了较大的话语权。国外的仿制药企业,它的产品很难打到国内的市场。原研药物,专利过期之后,在中国还是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。创新药方面,中国企业刚刚开始,包括医疗器械。这方面,中国企业的话语权还是缺失的。我们看到创新药物、创新医疗器械,是中国医疗市场未来需求大的增长板块。这个板块,中国企业的话语权正在逐步形成。在国家的“十一五”、“十二五”政策的连续支持下,包括“十三五”还在支持重大新药创制企业,企业也积极投入。




我想,在未来的三、五年,或者更长时间,中国企业创新药物上市节奏会逐渐加快。同时,我国的医保政策,也在及时做调整。相信随着方方面面节奏的匹配,中国企业在创新药物和创新医疗器械市场的话语权会逐步提高。这是需要政府、企业,以及临床、支付机构,大家都要积极努力的事。这不是企业单方面可以决定的,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。


主持人孙蕾

从国内市场到海外市场,复星医药最近收购行为很多,复星医药如何看待全球化的布局?


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

中国的医疗市场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市场,而且中国市场保持比较高的增长速度。所以,中国企业这些年来受益于市场的发展,得到了比较大的成长。在成长的同时,我们也面临着一些未来成长的瓶颈、制约。比如大家都知道的,创新药的投入周期比较长、金额比较大,如果只在全球5%到8%的市场里面从事市场活动,获得的收益不足以和跨国企业竞争创新资源。所以,中国企业也要逐步地站到全球市场上和全球性的企业竞争。


中国企业具有市场的优势,也有一定的企业利润贡献。我们如何把中国市场建立起来的制造能力和全面的投入,首先在仿制领药域延伸,然后进入美国、欧洲等市场?包括复星医药在内,中国已经有一批企业在中国市场占有了优势,一些积极进取的医药行业企业,正在布局进入全球市场。


我们进入全球市场,首先考虑我们在中国已经形成了很强的仿制药的制造、研发能力,去对接产业的资源。包括近期正在进行的一个比较大的收购,收购一家印度的、全球性的注射剂企业。收购这家企业之后,可以把更多注射剂的产品嫁接到这个企业平台,可以在全球多个国家注册、销售。它还研发了很多在中国企业目前没有解决的技术问题产品,也可以带到中国市场上来。


我们的创新能力,已经在全球布局了,特别是在美国。我们通过并购,布局到创新资源上,通过印度的收购,让我们在全球标准的低成本基地上得到嫁接。未来,逐步把我们的产品输入到全球的各大主要市场上。


主持人孙蕾

谈到全球化的布局,除了看中财务报表,还有企业社会责任的报表。我知道复星医药很早就在预防疟疾等方面做了工作,是否可以谈谈这个方面?


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

很有幸,我们做的是治病救人的行业,这也是我们企业在做制药、医疗器械、医疗服务等方面的使命,我们要为广大患者提供更及时的诊疗、更有效的治疗、更高效的供应、更满意的服务和更可负担的支付。复星医药成员企业桂林南药是中国唯一一家通过世界卫生组织WHO-PQ认证的制剂企业。复星医药的创新药青蒿素类系列药品从研发问世到走向全球、获得国际认可,一路走来,造福了众多全球疟疾患者,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。


主持人孙蕾

复星医药在这段路上走了一段时间,走得非常成功,有没有其它医药企业可以借鉴的?


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

现在全球化的进程很快,特别像医药行业,有很多的门槛和壁垒。你要进入全球化,就要打破或者说跨过这些门槛、壁垒。这个中间,你要用全球的标准、要用先进的标准来提升自己。所以说,一个是产品形态不断地跟进全球的需求,另外研发和生产体系,要通过全球的体系认证。这方面的投入,我觉得值得。这个投入本身的难度也很高,我们要用一流的人才和技术,要用比较大的资金去投入、去完成、完善,而且是快速地完成、完善。这当中你要有能力和国际组织沟通、交流,建立自己的国际化能力。


新华网梁鸿儒


我要问一个和社会责任有相关性的问题。您作为医药公司的董事长,我们老百姓经常反映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,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?


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

中国老百姓目前在医疗方面,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的问题是否存在?从表象上来讲,是存在的。其实,中国的老百姓还是比较幸福的。因为这个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感受的背后,是当前我国在医疗资源上,是向全民平等开放。不管你身处哪里,都可以到我们国家水平最高的医院看病。这个中间,在我们整个医疗流程秩序当中,实际上是缺失了一个系统的管控和倒流。我们的医保政策还在完善的过程中,可能有很多药物国家还不能完全报销,个人还要支付,也没有商业医疗保险的大面积覆盖。


中国的药品在全球体系来看总体来讲不贵,当然还有值得完善的地方。国外的创新药物,在美国或者欧洲获批,要到中国使用,中间间隔的时间要比其它的时间略长一些,这是在药物进口、注册等环节上,还有一些法规方面的流程。这些问题,随着我们医改大方向的确定,都是围绕在解决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的问题。相信随着中央政府对医改的落实,相信以后会变化,好的医生不仅在公立医院也会在私立医院工作。在互联网模式下,你要咨询问题,不需要从江西跑到上海,可以先在网上交流。药物的价格,随着招标等体系也会显著下降。创新药物的审批政策,国家也在快速调整,建立绿色通道机制,创新药物上市会越来越快。随着国产创新药物上市,价格会下降。包括国家的保障体系会提高,商业保险在加快,这些在未来的时间都会逐步得到缓解。当然不可能一步到位。这当中我们药企还是要做贡献。


新华网梁鸿儒

是否存在医疗市场供应不足的问题?


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

其实全球市场都存在这样的问题,医生就这么多,好的医生培养过程那么长,我们要优化布局。什么样水平的医生,应该治疗什么样病程的疾病,这个很重要。不能说全部要求最顶级的医生去做简单的手术,关键是“匹配”。大医生如果都把简单的病看了,小医生怎么办?得不到锻炼和发展。这是医疗资源平衡优化的过程,医疗资源的使用和医疗需求端之间重配很重要。短缺还存在,但并没有我们感知的那么严重,优化还是可以解决很大的方面。


主持人孙蕾

全球健康促进大会在上海召开,作为一家医疗健康产业集团,您觉得对中国来说,我们的医疗产业发展的未来和趋势是怎样的?


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

中国医疗产业发展的未来有几个方面:第一,迟早一天,中国医疗产业是全球最大的市场。这是由我们的人口、我们的经济发展可持续性决定的。所以,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趋势。第二,中国医疗产业,一定会出现世界级企业。今天医疗产业规模级量级和今天我们市场的规模量级还不匹配,还没有企业跻身到全球领先的企业当中。第三,中国企业走向全球的动力非常足,中国企业不再是在本地市场竞争,而是会走向全球。第四,中国企业创新能力、全球资源组合的创新能力会得到大大提高。方面,中国式的创新,中国创新的成本优势,大量的病例优势都会帮助中国企业加快创新步伐。还有中国医疗服务产业会在国家的政策下重构,进一步加强完善公立医院体系的基础上,会出现一个非常高效、非常有竞争力的私立、民营医院的体系,这会重构医疗市场的秩序,使医疗流程、分配体系更科学。